关灯
护眼
字体:

643禽兽啊禽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根据资料,娆娆一直都知道白蕊心并不是秦琛的生母。

    可这秦俊成...

    她还没怀疑过!

    难道这货也是个冒牌货?

    不然怎么和自家男人画风差这么多呢。

    一旁的Ken还等着娆娆的指示,见她发呆,便轻轻咳嗽了几声!

    “额...不可能吧?”娆娆忍不住脑补出了一系列的港台小电视,自顾的嘀咕道。

    “夫人!夫人!” Ken无奈,只得怕了拍她的肩膀。

    娆娆这才如梦方醒般回归现实。

    “啊...你刚说什么?我公公要享受,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去安排啊,安排最好的!”

    “可少爷那边...”狡诈的Ken童鞋机智的决定在句作死之前给自己加一层保险。

    “少爷?这关少爷什么事!你笨呀,你不会让人介绍一下我们的高端服务,至于秦先生选不选,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娆娆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个坦然的笑容。

    Ken眼底流光闪闪,恭顺的点了点头。

    “是的,和我们没关系。”

    就在Ken离开口,娆娆也从吊椅上弹了起来。

    看到苏大师正在念经,娆娆挪着小碎步在他面前坐了下来。

    “大师,算卦多钱?”

    啪嗒...

    苏慕辰手里的佛珠掉在了地上。

    娆娆艰难的弯下腰,将佛珠捡了起来,又用湿巾擦了擦,这才双手捧着交还给了苏慕辰。

    没等苏慕辰反应过来,她的手指已经按在了苏慕辰的脉搏上。

    “玉施主...”

    “别动!”娆娆故作凶狠的瞪了他一眼,把苏慕辰惊得一怔。

    还没想好反抗的理由,娆娆已经收回了手。

    “你想不想再拿手术刀?”

    女人温柔的笑容在阳光下格外闪耀,这一瞬间,苏大师想到了倚天屠龙记里张无忌亲娘死前的话。

    儿哇...这世上越漂亮的女人就越危险。

    在苏慕辰眼中,娆娆这会就跟美杜莎似的。

    “你想做什么?”

    说一点都不想的,那是骗人的...

    毕竟当医生做手术是他这辈子最喜欢干的事情了。

    可他的手真的还可以吗?

    他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当年那些伤几乎没了踪迹,可当医生,尤其是外科医生,对于双手的要求不是一般的高。

    “不想做什么啊...你帮阿琛,我总要帮你...”

    “你的意思是说,我的手还能恢复到最初?”苏大师古井无波的眼神里终于有了起伏的波涛!

    “刚才还不确定,不过现在看来问题不大。”

    “不过嘛...”娆娆眼珠子转了转:“如果我帮你治好了,你再帮我个忙怎么样?”

    苏慕辰一怔,随即苦笑道:“别说你帮我治手,就算是你现在要贫僧的命,我都是没有意见的。”

    “切!谁要秃驴的命!”

    “贫僧只是打个比方。”苏大师无奈道。

    这玉施主真的是越来越活泼了!也越来越...算了,出家人不打诳语!

    “不够我现在还没想好,你先欠着我吧。”

    “啊?”

    “啊什么啊!记住,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哦!”

    娆娆冲苏慕辰勾了勾手指...

    回忆翻滚,苏大师平静的心海再度被娆娆搅和的乱七八糟。

    沉默了片刻,他点了点头,再度拿起了木鱼和敲了起来。

    阿弥陀福!

    珍爱生命,远离女施主!

    。。。

    娆娆这边刚和苏大师达成协议,那边Ken就来催她去医院了。

    秦琛是真的给她安排了产检,还是在苏慕辰曾经控股的那家医院。

    让娆娆意外的是,他们竟然在医院里撞见了上官夫妇。

    看着夏浅浅羞红着脸从B超检查室出来,娆娆气得险些没冲上去暴打上官景一顿!

    “禽兽啊禽兽!我们家浅浅才18 ,你怎么就下得去手!”

    被秦琛阻拦的娆娆并没有放过上官景,直接嗷嗷了起来。

    然而她这正痛心疾首呢,夏浅浅忽然拽了拽她的袖子,小声附在她耳边低声道。

    “嫂子...不是你想的那样...事实上是...”

    娆娆愣住了...

    她刚刚听到了什么?

    原来是这个小丫头强了上官景?

    不过也是,上官景这个奶油小白脸,怎么看都怎么像是被压得那个。

    顿时,娆娆长出了口气,自家小丫头没吃亏就行。

    看到夏浅浅,她不由得想起了苏慕辰,便趁着等结果时和她闲聊。

    “嫂子你说我哥啊,我知道的,他现在就在白云寺...”

    “你有去看过他吗?”娆娆又问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