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42干点什么不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你最好再去检验一下他们的DNA,你的基因虽然被那些药剂改变了,但是你爷爷没有啊,正好现在你父母就在眼前,你去化验一下...”

    沉默了许久,苏慕辰低声劝道:“毕竟我也不是最权威的,万一搞错了...”

    经历了这么多,他的内心其实十分期望秦琛能够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他的母亲是他亲手埋葬的,他的父亲也还在,可秦琛不一样,没有人能体会他那种看着父母在自己眼前被爆炸的火海吞噬的痛苦。

    喝完了最后两瓶啤酒,秦琛从地上站了起来。

    “跟我回家吧?你就算修行也得睡觉吧?”

    苏慕辰点点头,上了秦琛的车。

    然而到了别墅他却没进大门,而是停在了院子里。

    “你这是做什么?”秦琛奇怪的看着她。

    苏大师晃着脑袋,打开一直背着的大麻袋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睡袋!

    秦琛:“...”

    “你确定要睡在这?”看着好友竟然真的钻进了睡袋,秦琛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

    苏慕辰清亮的眼眸在月光下熠熠生辉,清澈,圣洁。

    “阿弥陀福!修行者以天为被以地为床...”

    “打住!你要睡就睡,别念经!”一想到这曾是个花花公子,秦琛就觉得苏慕辰身上的僧袍怎么看怎么违和。

    见苏慕辰执念不肯进房间,他也就没勉强他。

    虽然嫌弃,秦琛还是让管家多送了几床被子又弄了一个帐篷搭在了苏慕辰睡袋的上方。

    对于这些,苏大师并没有拒绝,还十分感谢来帮忙的Ken和Ben,拉着人家的手非要给人家念段经才肯松手,气得Ben险些没忍住跳起来打他。

    于是乎,当娆娆一行人进门看到院子里那个硕大的帐篷时,娆娆险些以为自己走错门了。

    要知道这草坪是前天刚铺好的,秦琛专门买的最贵的草籽...那叫一个爱惜...

    娆娆好奇的看去,就看到了一个光秃秃的脑壳...

    顿时脑补出了无数剧情。

    她家男人这是受了多大刺激,都开始种脑壳了吗?

    。。。

    SR洲际酒店。

    秦琛的发火并没有影响到秦氏父母。

    尤其是白蕊心,在被秦琛甩脸子之后直接把愤怒直转化成了消费的动力,龙虾海参鲍鱼点了一大桌子...

    她当然吃不完,可一想到现在这酒店是娆娆的,她就觉得浪费就等于出气...

    若不是长桌已经放不下,她恨不得把酒店里所有贵的菜都上一遍。

    对于她的举动,秦俊成是无奈又心酸。

    无奈的是自家媳妇好像越来越来不正常了,心酸的是他没想到在秦琛眼底,原来他们这么的轻。

    其实转街的时候,他也有提醒过让白蕊心早点回来,毕竟第一次双方家人见面,但他又觉得白蕊心说的很有道理,反正孩子都有了,他们还用就算态度不好又怎么样?难道娆娆还会跟人跑了?

    “行了,早点睡吧,明天上午我们回去看父亲,下午我再陪你去白家。”秦俊成躺在床上看着还在捯饬自己战利品的白蕊心道。

    “嗯,知道了...你先睡吧!”

    白蕊心说着,又在自己脸上涂了一层厚厚的面膜。

    也正是因为这层厚厚的面膜,秦俊成并没发现在提到回白家时,白蕊心脸上的一闪而过的慌张...

    。。。

    第二天,秦琛别墅里的人都没睡成懒觉。

    因为苏大师为了报答秦施主昨夜的款待,起了个大早为他们准备了丰盛 的早餐——

    一锅白粥和一盘子鸡蛋加黄瓜。

    这让一群肉食如意者险些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倒是娆娆先一步端起了碗喝了一口赞叹道:“味道不错。”

    她的肯定让苏大师脸上顿时洋溢出了幸福的笑容,盘着佛珠就去草地上念经了。

    看着他虔诚坐在草地上,口中念念有词。

    娆娆一阵恍惚,似乎当年那个微笑着叫她小美人的男人又回来了。

    哦不,不应该说是男人。

    应该说是和尚!

    “我是昨天晚上在江边碰到慕辰的,带他回来还有还想请他帮个忙。”饭桌前,秦琛主动和娆娆说起昨晚在江边发生的事情,虽然说苏慕辰现在已经对他们够不成任何威胁,但到底过去了发生一些不愉快...

    “嗯...我觉得其实他这样也挺好的,虽然当和尚苦了些,不过心中安定,人也会活得自在些。”

    目光落在那双充满伤口的双手上,娆娆皱了皱眉又补充了一句:“等他帮你把事情办了,我就帮他把手上的伤治好吧。”

    “什么?”

    “就当是报仇了,佛经有云,有因必有果,他帮了你,我帮他把手治好。有什么问题?”娆娆耸了耸肩。

    “是没问题...可吴贺那边...”

    一抹暗流从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