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21章 心门(求订阅月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白衣李皓,黑色长剑,剑意笼罩混沌。

    这一刻,他走出来了。

    不再隐藏,不再蛰伏,不再等待。

    又怎样呢?

    江湖不就是如此吗?

    我知我闭关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也许能胜过你,甚至能  熬死你,为何  我不愿昵?

    因为,江湖就是刹那间的芳华!

    既然等不了,不愿等,那就不等了。

    劫难之主此刻也是皱眉,看着李皓,眼神有些变化,此刻的  李皓,剑意浓郁无比,絶望之剑!

    而天方,却是始终淡然。

    也许,还有些失望。

    从他的话语中,其实可以听出,也许  一开始,他就知道,  那个李皓,是假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

    此刻的天方,忽然感慨一声:"昔年,战和我聊过一次,他曾  说过,混沌如家园,如房屋,也需要定期打扫的,我和他,曾一  起推演过一些东西,一些长期存在的污秽,是需要清洗的。李  皓,你明白吗?"

    李皓笑了:"你说苍帝吗?  ”

    天方也笑:"不错。这只猫,便是新武的清扫之具,可混沌  很难如此,这只猫,毕竟不是整个混沌的清扫机器,所以  你之  前汲取一些黑暗之力,我是赞成的。"

    他露出了笑容。

    此刻,说出了更多的隐秘。

    当年,他和战的会面,没那么简单,两人显然是论道过的,  甚至大猫的出现,和战也有关系,而不是大家以力的,是天帝制

    造的。

    当然,而今一切都已成为往事。

    苍猫,不管来历如何,它清洗了新武,却是没办法清洗整个  混沌,李皓,汲取黑暗之力,在天方看来,是好事,只可惜,李  皓并未持续到最后。

    他反而觉得不太好。

    他仿佛不惧怕李皓如何。

    李皓什么也不说,只是笑,四周,陡然,杀戮之音传荡,轰  鸣声响起,这一刻,人王,宇皇,纷纷出手了!

    人王忽然冷哼一声,带着一些阴冷!

    刹那间,阴阳融合!

    一股黑暗气息,从人王身上浮现,带着一些猖狂,带着一些  疯癫,“一个个的,把自己当创世主吗?真以为,一切都在你们掌  控之中吗?  ”

    天方的话,他听的不爽!

    长刀闪烁!

    直奔两大九阶而去,要将这两人斩杀在这。

    劫难也好,天方也好,都没动。

    李皓却是动了!

    这一刻,李皓出剑了,却是并非针对天方,而是瞬间杀向劫  雉,劫难之主变色,怒喝:"李皓!你疯了吗?你明知他强悍

    这疯子!

    此刻,李皓和他联手,也许还有一些机会,结果这家伙,居  然对付自己。

    可恶!

    可恨啊!

    李皓,到底在想什么?

    李皓只是笑,剑出,声音传荡:"天方,等我诛杀劫难,你再  出手?  ”

    天方笑了,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好像真的无惧一切,"我等  你!你比劫难更有趣  劫难,灾难之源,杀了他,我倒是没意

    见。  "

    劫难之主脸色铁青!

    天方!

    "天方  你太猖狂了!"

    尽管此刻是李皓对他出手,他还是忍不住怒骂一声:"你是在  给他们创造杀你的机会  你这蠢货!"

    天方漠然。

    杀我的机会?

    又如何?

    他只是看着,笑了笑,杀我?

    也没什么。

    抬头看天,不知在看什么,又仿佛回到了百万年前,和那人  论道的那一次,有些陷入回忆之中。

    李皓,方平,苏宇

    这应该就是你等待的人吧。

    谁才是你最终等来的人呢?

    绝望之剑,笼罩天地!

    李皓出剑,势无双,意无敌,劫难之力,也在溃散,还有什  么灾难,能够击溃絶望的?

    都已经絶望了,还忌惮灾难吗?

    万千世界,无数生灵,都在绝望之中,天灾人祸,又什么可  以击破绝望的?

    也许,只有希望。

    才能驱逐绝望!

    春秋的分身,原本破碎无数,此刻,一个个恢复,她本体,  此刻被长河环绕,被诸天道场包裹。

    一道道帝尊之灵,浮现在天地之间。

    春秋的分身,也在此刻,纳入了这些灵,一灵一分身,她四  周分身,疯狂增加起来,一些孱弱无比的分身,此刻,容纳了帝  尊之灵,都开始强大了起来。

    刹那间,春秋感受到了不同。

    是的,不同。

    不是那种简单的分身填充了能量,

    这一刻,她仿佛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道灵。

    她看向李皓,看向苏宇,看向人王

    原来,以前,我感知到的灵性  也不够活跃。

    真正的灵,是人,不,或者说,是一种智慧。

    她陷入了沉思。

    智慧。

    我族灵性不足,所以寿元不多,唯独我,活到了今日,寿元  虽短,却能不断重生,因为  我还是有些智慧的?

    是这样吗?

    而其他族人,缺乏的未必是寿元,而是  智慧!

    灵,未必是外来的,也许  是自身智慧的进化。

    "原来如此  "

    她呢喃一声,我的路,也许错了。

    不是强大我族之体,就能长寿,而是  开智!

    她一直想的都是,夺灵,夺源,塑春秋蝉一族之体,让春秋  蝉生命力浓郁,让春秋蝉寿元无数,让春秋蝉灵性十足。

    可这,是标,不是本。

    本,在于智慧!

    她这些年,不该一直追求这个,而是  灵智,有智,也许才  有灵。

    春秋陷入了沉思之中,此刻,她分身融灵,无数分身,都在  迅速强大,她感受到了其中的灵性,看向远处的李皓,李皓,让  万帝之灵,融入我体。

    所以  他一开始,其实就明白!

    增灵,破种族之限,在于智慧!

    这一刻,春秋再也忍不住了,放声高喝,带着一些尖锐之  音:"李皓,我族寿短,智慧不足,如何开智?"

    她活了很多年!

    李皓很年轻。

    可此刻,她在朝李皓问道。

    我族寿短,区区数月,如何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让它们  开智明我?

    这不是简单的生命力的问题,开智,也许比夺源更难。

    她的气息,愈发强悍起来。

    而此刻,李皓声音传荡而来:"智慧,在于文明!春秋无文  明,文明在于文字、文化、教育、体系、政治,以及信仰!"

    "信仰非神!"

    剑出,剿灭天地雷霆,李皓出手简洁,剑出无回,声音依旧  稳定:"春秋寿短,眼界有限,文明不存,体系不存,天生弱智  ,,

    春秋帝尊怒目而视!

    弱智?

    这是骂人之语!

    你才是弱智。

    好吧,下一刻,她颓然,也许吧。

    对人族而言,妖也是弱智,混沌兽也是弱智,也许,在他们  眼中,唯有人族,才不算弱智。

    她想怒,又没法去怒。

    李皓声音再次飘扬而来:"今日,你分身万千,体强,灵足,  此战,若是能保存大量分身,加以蕴养,以教化开智,此力火  种!  '”

    "你剥离自身关联,分身化族,一妖创一族,不计代价,不计  后果,完善文明,完善体系,完善文化  迟早,春秋蝉,能崛起  于混沌之间!"

    春秋一阵恍惚!

    什么?

    以我分身,作为火种,蔓延文明?

    这

    她忍不住道:"分身是我,皆是我,我为族群,这不是和那万  界变态一样?"

    万界那边,融道新天的一群万族修士,纷纷看向那新天之中  的女童。

    再看春秋也是女童。

    都是若有所思,你们  注定都要成为变态吗?

    李皓也是变态吗?

    让春秋分身,衍变种族?

    这不是音己和自己那啥,诞生种族吗?

    蓝天笑声幽幽:"有何不好的呢?  ”

    李皓声音再起:"非也,春秋,分身非你,岁月枯荣,无记  忆,无灵性,无血脉,一棵树,种子洒落,便是一片林!  ”

    "纵然是人,也要十月怀胎,瓜熟蒂落,源于母体,你春秋一  族,追溯过去,也许,也只是两只甚至一只春秋蝉缔造!"

    "李皓!"

    此刻,劫难之力,陡然爆发,劫难之主怒了。

    和我交手,你还敢如此嚣张?

    猖狂!

    李皓挥手一釗,如猛虎咆哮,如天意降临,呵斥:"无关你  事,闭嘴!"

    劫难大怒!

    欺人太甚!

    你也太小看我了,他一声厉吼,无数劫难之力,再次汇聚而  来,此刻,命运之力,瞬间浮现,一眼看向李皓,只是刹那,如  乌云灌頂!

    眼中,只有无限的黑暗!

    他脸色一变,下一刻,心中一喜,这是  死路!

    他仿佛看到了李皓的命运,黑暗无边,永坠地狱,此刻,顿  时信心大涨!

    之前看天方,天方命运,宛如天地金柱,磅礴无边,他其实  很无奈,很绝望,可看李皓,李皓未来,宛如黑暗深渊。

    这也代表,李皓未来  只有死路一条!

    此人必死!

    刹那间,乾坤颠倒,忽然,仿佛力量一致,大道一致,绝望  对劫难,却是瞬间化为一股力量一般,颠倒乾坤!

    无数大道之力,朝着李皓汹涌而去。

    李皓笑了笑,忽然,长剑消失,仿佛化为一条巨龙,张ロー  呑,大道之力消散无数。

    劫难还没回神,忽然,巨龙消失,化为一道门户!

    那门户,星光璀璨!

    只是刹那,门户开启,好像通向无尽深渊,李皓笑声传荡而  来:"还请劫难,入我心门,观我之势!  ”

    刹那!

    无数絶望之力,无数人在呐喊,无数人在咆哮,一股滔天意  志爆发!

    "不要灾难!"

    那是万万亿生灵的呐喊声,这门户,仿佛通向了所有人的人  心,通向他们的心中,你在渴望什么?

    我们  渇望灾难消失!

    原本絶望覆盖的李皓,刹那间,在这绝望之中,在这心门之  后,爆发出一股璀燦的圣洁之光,轰隆一声巨响,劫难之力,如  黑水退去!

    劫难倒退,不可思议!

    "这是什么?"

    "心门!"  -

    李皓笑了,"心中的门!心底的门!这混沌,无数生灵,并不

    喜欢你,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带来劫难的人,注定不会受  到欢迎,絶望在表,心门是里!"

    劫难大惊!

    这门户,居然呑噬他的劫难之力,也在消融他的劫难之力。

    不过,很快,他恢复了过来,忽然冷笑:"这混沌,处处是  劫,处处是雉!今日,浩劫降临,李皓,你注定消磨不了我的劫  难!"

    "是吗?"

    忽然,宛如时光倒流!

    劫难之主脸色剧变,就在这一刻,李皓瞬间消失,刹那间,  一股时光的力量,仿佛覆盖了劫难。

    劫难之主怒喝:"时光没有炸裂?"

    "炸裂了!炸裂的是战的时光,而我,动用的也非时光”

    李皓声音再次在他耳边响起:"劫难,时光,是道,也非道!  时光,只是自然,万物自然,万道自然”

    "聒噪!"

    劫难咆哮一声,怒吼一声,劫难之力再起!

    我不需要你给我传道!

    你说的这一切,我不感兴趣,他只知道,此刻的李皓,很难  缠,很麻烦,年轻无比的李皓,却是宛如百万年的老妖。

    手段极多!

    绝望之力,心门之力,此刻的时光之力,都让他不断溃败!

    怎会如此?

    他恢复到了昔年巅峰了,甚至还要超越当年,此刻的他,哪  怕在百万年前,也是絶世强者,也许,只比天方弱一些。

    而李皓,那么年轻,怎会如此强大?

    李皓,到底是不是九阶?

    有灵之道,便是九阶之道,这么算也许是,可李皓的道则,  又仿佛和他人不同,连劫难都无法判断,此人到底算不算九阶强  者。

    而这时候的李皓,忽然出现了!

    劫难大惊!

    李皓声音一直在飘荡,他还以为李皓动用了类似于空间之法  的道法。

    可这一刹那  李皓,仿佛出现在了他心中!

    他有些不敢置信!

    不可能!

    我是九阶强者,李皓不可能无声无息突破我的防守,进入我  心底深处,这不可能,一切都是幻觉!

    不远处。

    天方帝尊也看了一眼,若有所思。

    此刻,劫难心底,仿佛出现了一人,正是李皓,好像推开了  一扇门,直入劫难心底深处,这一刻,劫难帝尊有些慌了!

    他不怕对方强悍,可这种极其诡异的手段,让他瞬间忌惮!

    "不可能!"

    一声厉吼,心脏剧烈跳动,甚至有爆炸趋势,他这样的强  者,哪怕心脏炸裂,也不会如何,此刻,感受到李皓进入了自己  的心中。

    一瞬间,心脏好像化为了战场。

    轰!

    一声巨响,门户溃散,李皓消失。

    劫难咳血!

    忽然眼前仿佛一花,一道白色一闪而逝,他抬头看去,不远  处,李皓仿佛从未动过,又仿佛一直都在原地,又好像刚刚才回  归!

    此刻,李皓依旧手持长剑,笑了:"劫雉,你都说是幻觉了,  为何  ,爆心脏呢?"

    劫难变色!

    这不可能,真是幻觉?

    我是九阶,他如何能让我产生幻觉?

    这一刻,不远处,天方忽然开ロ:"劫雉,心中的鬼,太多  了!战斗,你便专心一些,疑神疑鬼,到了你这地步,已该抛却一切,心无旁驾,何必受到干扰?"

    劫难一震!

    心中的鬼!

    李皓侧头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