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28章 我问你天塌了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828章 我问你天塌了吗

    关逸云舀了一勺,吹冷了送到南景深嘴里。

    “没放什么调料,鸡汤就是要原汁原味的,你要是觉得味道淡了,我再加点盐。”

    “不用,就这么挺好,汤很鲜,你煲汤果然有一手。”

    南景深的口味很叼,除了家里的厨子,一般是吃不惯外来食物的,能给出这么高的评价,以南景深的品性,那自然不会是什么恭维的话。

    他尝完味道后,自然而然的开始解袖扣,“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暂时是没有了,我都做熟了,你空闲的话,可以去煮点咖啡?”关逸云用的是询问的语气。

    南景深点点头,“也好,你告诉我放咖啡豆的地方,我来煮。”

    “就在吧台最右边最上面的那一格抽屉里,有一袋是开过的,你拿吧。”

    “嗯。”

    南景深知道大部分厨师都不愿意有另一个人来插手,哪怕是快要收尾的时候,关逸云给他递了个台阶,南景深顺势便下来了。

    两个男人一个在厨房,一个在餐厅,隔着一道门,彼此都没说话,却诡异的和谐,也没有让一方觉得不自在的地方。

    可这样的安静并没有维持多久。

    意意慌慌张张的动楼上下来,踏着楼梯的动静震天响,立马就将两个男人的注意力拉扯了过去。

    她手里拿着东西,着急着跑,也不看路,南景深立马放下才磨了一半的咖啡豆,抢步上前去接住她。

    “急什么呢?”

    南景深成功的将她给拦截了下来,意意一股劲往前冲的力道顿时缓了下来。

    她把着南景深的手臂,抬起头,脸色在吊灯光束的映照下,竟如纸一般苍白。

    南景深一眼就看出了她表情不对,俊脸上的笑意忽然凝住了,但他很快镇定了下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的画稿,你有没有动过?”

    意意问得很认真,甚至一双眼睛紧盯着他看,并非是怀疑,更像是在迫切着什么。

    南景深立即回答她:“没有,昨天我下班就直接过来了,画稿一直放在副坐上,没有人坐过,我到家之后,锁了车就回来了,就我这儿有一把钥匙,没人敢动。”

    那也就是说,除了意意和南景深,再没有第三个人动过了。

    “怎么可能呢,这怎么会呢……”

    意意比下楼的时候更加慌张了,打开画稿翻来翻去,手一直在发抖,嘴里碎碎念着,反复重复着那几句话。

    关逸云也从厨房里出来了,手里拿着一块抹布擦手,人没过来,就站在厨房门口问:“怎么了?”

    “我的画,我准备要给凯瑟琳小姐看的画……”意意慌张的抬头看了一眼南景深,一双瞳仁内看出来的视线是虚的,眼神都没能在他这儿定住,便又低下头去,着急的在一叠画稿里翻找,“都在这儿,除了我那张定稿,偏偏就是那一张不见了。”

    南景深也意识到事情大条了,他舔了舔唇,“再找找,你还记得你是怎么放的?”

    “我就放在第一张,本来我是打算先给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