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天空阴霾,云层厚重。

    身旁穆弦还睡得很沉,短发蓬松,脸色白净,睫毛又长又黑,像个孩子。

    我拿开他放腰上手,起身下床。泡了杯热茶,打开电脑想查看投资账户收益。开机画面蹦出一个洁白朦胧数字:“164”。

    距离斯坦星毁灭,还有164天。

    “回床上。”低沉嗓音,带着早起沙哑。穆弦已经醒了,双手枕脑后,沉黑目光紧锁住我。

    我关掉电脑画面,起身走过去。他长臂一拉,把我拽进怀里。

    “想要什么姿势?”他轻咬着我耳朵。

    “莫林莫普过半小时就来叫我们了。”我觉得这个问题显而易见,“时间不够,做不完啊。”

    “我可以一点。”他嗓音似乎哑了点。

    二十分钟后。

    我趴床上,全身酥~软不想动。

    事实证明,他不止了一点。时间缩短为半小时,于是单位时间里强度……

    此刻,他还趴我背后,沿着腰往下舔。

    “去洗澡!”我闷闷说。

    “嗯。”他这才松开我,低沉嗓音似乎还有些意犹未。

    等他洗完出来,我经过深思熟虑,觉得还是今天这样做好。虽然当时累一点,但是时间大大缩短,不用床上耗几个小时。

    于是给他穿衬衣时候,我说:“以后我们都像今天这样好不好?嗯……一点,效率高?”

    他眼神就变得有些异样:“你喜欢这样?”

    我当然不能说,不想床上浪费时间,答道:“嗯,我喜欢。”

    “好。”他低眸望着我。

    我没想到他这么轻易就答应,不由得心头一喜,刚给他扣好长裤扣子,就听到他略哑嗓音传来:“我可以一整晚都这么。”

    我一愣:“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要是时间短,不是频率啊!

    他眸中闪过淡淡笑意,拿起军装外套披上,走向门口:“一会儿我来接你。”

    看着他笑容,我有点怀疑:他故意吧?

    对,一定是这样。他早就看穿我企图了,故意曲解,吓唬我呢!

    我心头一甜,甜得想笑。谁知嘴刚咧开,门口他忽然转身,面色温和,嗓音低沉:“华遥,今晚我们就开始。”

    我顿时一僵,难道他是认真……

    可他已经关门走了。

    房间恢复空寂,少了他,似乎就少了某种缱绻温度。

    我想起刚刚对话,居然走了神。过了一阵,才察觉自己嘴角带笑呆坐着。

    我重打开电脑,那个白蒙蒙数字“164”又跳了出来。我心微微一沉,再也笑不出来。

    距离斯坦星毁灭,还有164天。

    距离穆弦上一次死亡,还有164天。

    耳边仿佛又响起顾悯话:“如果历史不可改变,你就量让自己爱人,活着时候,过得好。”

    如果历史不可改变……

    我感觉到心脏处缓缓,重重抽了一下。

    历史上,两次,超能时代那一天开启,而穆弦,两次都死那一天。

    我深呼吸,长长吐出口气,压下心头钝痛。

    两世事,我已经详详细细告诉穆弦。他没说什么,但以他聪明敏锐,是否也察觉到了,历史也许根本无法改变?兜兜转转,总是会绕回原点?

    这几天,他为了斯坦星迁徙事,殚精竭虑,但是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寸步不离陪着我,极痴缠——是不是因为我们也许,只剩下了164天?

    不,我不会就这么放弃。

    而且有一件事,一定会改变。

    那就是这一次,我会一直跟他站一起,一起努力,直到死去。

    不管我们死哪一天。

    ***

    一个小时后,穆弦麾下三支舰队,庞大舰队群,全部抵达斯坦星近地轨道、帝都正上方。我跟他乘坐一艘战机,直接降落皇宫中。

    皇宫依旧优美而安静,典雅圣洁。正中毓山,这个时候还没有被穆弦雕刻,通透一大块,连绵匍匐草地上。

    我俩看到毓山,都有片刻怔忪。

    然后不约而同,将手握得紧。

    穆弦早就向皇帝提出了紧急觐见请求,所以我们一抵达,就来见皇帝。

    虽然穆弦手握重兵,但整个星球迁徙牵涉太广,对斯坦国来说伤筋动骨,靠他一人之力不可能实现。莫普大致计算过工作量,即使举国上下同心协力,也只能勉强赶死亡期限前完成。

    所以必须过皇帝这一关。

    之前我跟穆弦商量计策,是向皇帝表露我时光族身份,并且预告将来会有一场毁灭性灾难。

    只是想起皇帝曾今赶杀绝,我有些迟疑:“他会相信吗?”

    穆弦神色疏淡:“会。”

    他说会,我就信。

    灯火明亮,宫殿幽深。

    长长大理石铺就通道,宫廷侍卫沉默矗立着。皇帝就坐深处,望着我们微笑。

    “有什么变故?”他开门见山。

    穆弦静静望着他:“父亲,斯坦星即将毁灭。”

    听完穆弦简要叙述,皇帝眼中闪过惊讶、怀疑、沉思复杂神色。后,归于幽深沉寂。

    他看向我,目光锐利难辨:“你是时光族?”

    我点头,手中白光乍现,制造出幻象。

    其实也不能算幻象,那属于我记忆——恒星黑子异常爆发、斯坦星生灵涂炭、黑暗中流浪星球,还有千万年后,那个死气沉沉宇宙。

    看完这一切,皇帝神色变得凝重,看着我问:“为什么现才提出来?”

    “我受伤了。”我答道,“我时空旅行中受伤,近才恢复记忆。”

    皇帝沉默不语。

    “父亲。”穆弦开口,“时间紧迫,请立刻下达高警戒令。”

    高警戒令,意味着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皇帝可以一言□国事,无需经过议会。

    皇帝沉声答道:“诺尔,华遥,这件事实太严重,我需要立刻召集科学院和首相讨论,你们列席参加。”

    他神色坚毅、语气果断,我不由得点点头。转头一看穆弦,他神色淡淡,眼中就像笼了层薄雾,看不清里头情绪。

    但我熟知这个表情,表示他并不满意皇帝话。

    一个小时后,我明白穆弦为什么会不满意了。

    十余名科学家来到了宫廷中,与我们同桌而坐;首相、国防部长和财政部长也紧急赶来。听到我们叙述,大家都很震惊。

    首先发言是白发苍苍科学院院长,声如洪钟、神色威严:“陛下,近恒星黑子爆发确频繁,但按照我们精确计算,恒星会一百年内发生红巨变几率,是二十万分之一。这个概率不会错。”

    财务部长是一位中年女性,立刻接口:“院长,您意思是,红巨变不太可能发生?斯坦不可能毁灭?”

    院长摇头:“不,有可能,只是可能性微乎其微。”

    这时其他科学家也纷纷说话。大部分认为不可能,也有一两个提出来,管可能性很小,但如果发生,后果将如我说那样严重。

    “难道要因为二十万分之一几率,放弃我们星球?”中年首相说话了,目光锐利、言辞暗藏锋芒,“另外,华遥小姐是如何受伤失忆?我能知道吗?”

    我越听越乱,刚要开口,国防部长却先说话,声音沉毅:“我相信诺尔殿下判断,我们应该立刻开始迁徙工作,国防部会全力支持。”他是位五十余岁上将,也是穆弦挂名上司。这让我心头一松——这意味着整个斯坦军方表态。

    可他一表示支持,其他人立刻议论纷纷,场面重乱了起来。只有皇帝、穆弦跟我没说话。我抬头望去,皇帝目光极为认真看着桌旁众人,显然正仔细咀嚼每个人意见。穆弦谁也没看,清冷着一张脸,神色淡淡。我觉得他好像有点动怒了。

    沉思片刻,我站了起来:“我想说几句话。”大家顿时一静,争论声间歇,都抬头看着我,目光各不相同,但都同样锐利。

    而我不用低头,都能感觉到穆弦灼灼目光停脸上。

    “我跨越三千万年而来,只为阻止斯坦灭亡,阻止灾难发生。”我缓缓、真挚说,“我真没有恶意。而且我和诺尔已经是夫妻,我们会生活一辈子,他祖国,就是我祖国。”

    大家都没出声,穆弦也一直盯着我。

    “其实我们时光族从不曾插手改变历史——因为族训言明,我们只是时空守护者,不是主宰者。可是我看到无数种族灾难中灭绝,看到巨大黑洞,吞噬掉半个宇宙。太空几乎没有星光,生存变成了痛苦。所以我才违背祖训来到这里,我是为和平和生存而来。如果我真有恶意、真想骗你们,就不会用这样让你们难以置信方式。所以请大家相信我!”说完之后,我深深鞠躬。

    大厅里安安静静,我深深弯腰,没有抬头。他们目光,如同针芒背。

    猛腰间一紧,被人拉着坐下。穆弦正看着我,俊脸清冷,黑眸锐利逼人。众目睽睽之下,我略有点窘,但还是坚定望着他。

    “说得好。”他平静而清晰说,锁我腰间手,无声收紧。

    其他人都没出声。

    这时皇帝目光深沉看我一眼,开口了:“你们意见我都听到了。现我希望各位就这件事,给予明确表态。”

    我心头一紧,听到科学院长第一个开口:“华遥小姐话令我很感动,请允许我表示敬意。”他摘下帽子,朝我鞠了个躬。看着头发花白德高望重老人这样举动,我又惊喜又感动,想站起来感谢他,却被穆弦冷着脸箍得紧紧,动弹不得。

    院长直起身子,又说:“但是科学相信数据和事实,所以我代表科学院,不同意迁徙计划。”

    我完全没想到他会如此转折,心一沉。

    皇帝点点头,穆弦面无表情。

    然后,毫无悬念,首相、财政部长表示反对,国防部长表示赞同。我一番话,并没有起实质性作用。

    后,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到皇帝身上。我觉得非常糟糕,直觉告诉我,皇帝会否决。毕竟上一次,他就不相信我。

    紧张等待中,皇帝沉思片刻,开口:“诸位,这件事关于帝国存亡,我不能就此否定诺尔提议。”

    我吃了一惊,心生喜悦。

    只听他继续说:“我决定这么安排:国防部将安全警戒升级,所有舰队召回待命;国家安全部负责对所有有关人员,做详细深入调查;科学院三天内,提出详细研究报告;诺尔……”他看向我们:“我希望你们能够提供加详细证据,供我决断。”

    “是。”众人齐声答道。唯有我和穆弦沉默不语。

    迁徙涉及整个国家命脉,他决定听起来很客观,也很周全谨慎。可我听得有点急——一时间太紧迫,这样调查还是会浪费时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