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道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一年的冬天来得很突然,气温说降就降,仿佛只是一夜间,到处都冷了下来。

    常阳区一带河多水多,清早寒气最重的时候结了一层极薄的冰。

    河边路过的行人很少,张口就能呵出一团白汽,早餐摊点的蒸笼雾气腾腾,亮着稀疏的灯。

    这个时间太早,城市还未醒来,居民区很安静。

    偶尔有刚下大夜班的人,在车库停好小电驴,呵着手匆匆走过,在途径9号楼的时候,会转头望一眼。

    那栋楼前搭着白事棚子,有人没能熬过这个冷冬。

    这个小区老人居多,最冷最热的天里常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有些是急病,有些是寿终正寝。

    不论哪种,总免不了有人悲恸有人唏嘘。

    棚子里的人还没来,棚壁上挂着昨夜收起的白麻孝衣和白麻帽,一个袋子一个袋子扎着,贴着匆忙写下的姓名。有家眷,有近邻,还有一张是空白的,像是在等谁来填。

    这场白事持续了好些天,结束于昨夜。

    剩余的彩棚今天就会拆除,之后也留不下什么痕迹。那张空白的纸再吹上半天冷风,就会跟袋子一起,被投进最后一盆火里。

    如果问认识这家的人,那张空白纸本该是谁的。他们会说,没赶上这场白事的人叫“兰兰”,是老人一手带大的外孙女。之所以叫这个小名,也是因为老人最喜欢的花是葱兰。

    9号楼前的花坛里有一大片,都是老人生前种的。只是刚巧错过了花期,一朵都没有开。

    就像那个叫“兰兰”的姑娘没能赶到场——

    不是因为什么矛盾,只是阴差阳错被耽搁了。于是错过了和老人的最后一面,没能认真地道个别。

    和这世上的很多事相似好像总有这样的遗憾。

    不过外人不知道的是,兰兰其实回来了。凌晨到的家,她在门口看到那个写着“奠”字的黑色布条,哭着叫了一声“姥姥开门”,然后就踏进了一场梦。

    ——她入笼了。

    说不清是因为她撕心裂肺放不下,还是因为姥姥一直在等她。

    或许两者都有吧。

    毕竟悲欢离合总是双向的。

    这是闻时他们这个月进的第9个笼,并不特别,也不复杂,和之前经历过的无数个笼一样。

    就连成笼的理由都一样很小,在不了解的人听来,甚至不明白这为什么会形成笼。但闻时和尘不到懂。

    因为这才是世间常态。

    为很小的事高兴、为很小的事伤心,为很小的事放不下某个人,为很小的事流连不舍。

    就像这个天还未亮的凌晨,在常人看不见的那个笼里。尘不到垂下手,闻时收了傀线,安静地站在稍远一些的地方,等那个老人攥着兰兰的手,一边摩挲一边告别。

    她看着年轻姑娘不断掉落的眼泪,想从口袋里掏一块常带着的手帕,却发现衣服早换成了寿衣,不带口袋,也没有手帕。

    于是她只能用手心手背去擦,哄着说:“哎呀别哭啦,别哭啊。”

    “姥姥一直等着你呐。没见到你,姥姥哪舍得走呢?”

    “你是我带大的,从一丁点养到这么高,呼啦一下就长成大姑娘啦。今年这么冷,你一个人在那么远的地方,姥姥不放心啊。”

    “是我让你爸爸妈妈别跟你说的,你不是最近在找工作嘛,说拿了第一笔工资要带姥姥吃好吃的,我想着啊挨一挨说不定又有力气了,能跟你出门呢。”

    姑娘鼻尖通红,攥着姥姥的手抵着眼睛,哽咽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最后带着哭音说:“那你等等我啊。”

    “我找好了,再过几天就能有第一笔工资了,你怎么不等等我呢”

    “这不是等着呢嘛。”老人说,“其实哪里还玩得动哦,就是想多看看你。那天晚上,他们都聚在我房里哭,我其实知道的,就是睁不开眼睛了”

    “那个时候我就想,怎么办啊,兰兰还没安顿下来,我连我这宝贝以后住在哪里都不知道。”

    老人捧着姑娘的脸说:“你以后的家,姥姥都不认得了。”

    “广园里”姑娘听了这话泣不成声,抽抽噎噎地报着地址:“二栋三单元504,我刚租好的,我不换了。楼下花坛里有棵有棵跟楼下一样的玉兰树,特别大。”

    “好。”老人点了点头。

    “我还买了好多花盆,我回去就去买葱兰。”姑娘说,“我都都放在阳台上,摆一排,你一看就认得了。”

    “好。”老人笑了:“葱兰好,姥姥记住了。”

    那个叫“兰兰”的姑娘哭了很久,哭到没有力气,摇摇欲坠。而那个老人就一直捧着她的脸,捂着她的手,像无数老人爱做的那样往怀里掖。

    最后的最后,老人摸摸她的头,缓缓说:“姥姥等到你了,知足了,就该走啦”

    她抬头看向闻时和尘不到的方向,蔼然地点了点头,说:“谢谢啊。”

    闻时也冲她点了一下头,然后转眼看向蹲在一边的夏樵。他或许也想起了曾经的某个老人,跟着哭了不知多久。

    闻时沉默了一会儿,伸手不轻不重地推了一下他的背:“这次你来。”

    他转回去的时候,对上了尘不到的温沉目光。

    这是夏樵亲手解的第一个笼。

    他把手指搭在老人肩上的时候,黑雾丝丝缕缕顺着指尖涌进他的身体里,像闻时、尘不到曾经做过的无数次一样。

    很多不明白的人,觉得这种复杂浓稠的黑雾很“脏”,但在他们这里,这种东西被叫做“尘缘”,是凡人的牵挂。

    他能从中尝到万般滋味。

    那是某个人的一生,也是笼散时的一瞬。

    那一瞬,不知何处响起了模糊的唢呐声。定格很久的判官名谱图上终于多了一个名字,就跟在沈桥之后。

    ***

    夏樵注意到名谱图的变化,已经是两天后了。

    那天他们收拾了行李,准备离开西安回宁州。临走前,闻时带他去看了看曾经沈桥在西安住过的地方。

    那里早已天翻地覆,曾经的老区变成了一座商场,寒冬天里也热闹非凡,看不到过去什么影子。

    但夏樵还是在那里流连了很久。

    久到他们甚至遇见了一个人。

    ——那个叫“兰兰”的姑娘穿着白色羽绒服,带着红色绒线帽,配套的围巾掩过了下巴。鼻尖在寒风里冻得通红。

    说来有点哭笑不得,笼里的兰兰泣不成声还总半低着头,他们对她的五官印象不算深,居然是在她低头垂眼的时候才觉察有些熟悉。

    她眼睛还是有些微肿,不知在这三天里又哭了多少回,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和疲惫。

    直到和闻时擦肩而过,那姑娘才忽然醒了神,盯着闻时他们看了好一会儿,差点撞上迎面而来的其他人。

    和很多曾经入过笼的人一样,她其实并不记得笼里的事情,只依稀有些印象。

    印象里,她做过一个梦,梦里见到了姥姥,好像还有几个人陪着她送了姥姥一程。

    可她不记得梦里陪她的人长什么样了,只是偶尔在大街上看到某个行人,会觉得有点面善,仿佛似曾相识。

    兰兰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叫住谁。

    她只是带着一丝抓不住的疑惑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摇摇头,转身没入了人海之中。

    这对她来说是极为偶然的一刻,但对闻时和尘不到而言却是常态,毕竟他们送过太多人,见怪不怪。

    这只是平静生活中的某一天,并没有什么稀奇。

    尘不到不知什么居心,在那商场附近挑了一家队伍排到天荒地老的糕点店,牵着闻时去买了些点心。一边笑,一边欣赏傀术老祖那张写着“傻x才排这种队但有人想吃而我不能造反”的脸。

    只不过很快就被报复回来了——

    傀术老祖掏出了他并不怎么样的骗术,用“西安有家他曾经常去的百年老店,饭菜的味道特别好,他很怀念”这种一听就不像他说的邪门鬼话,骗得尘不到点头答应下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