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六十五章 欢喜的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眉头深锁,听着欢喜的话语,莫良辰的眼神跳动了几下,低声说道:“千刀万剐?朕何时将人千刀万剐了?”

    “呵呵呵,莫良辰,怎么?你现在倒是敢做不敢当?当年你带兵攻入川蜀之地,你将萧山王千刀万剐,这可是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的!”

    “萧山王?”

    不止莫良辰,想必在场的许多人都震惊且疑惑的看着欢喜,萧山王这个名字太过久远,远的已经似乎让人开始淡忘,可突然从他口中蹦出这句话来,倒是让人感到十分的意外。

    莫良辰看了他许久,最后低声说道:“你是谁?你与萧山王到底是什么关系?”

    欢喜嗤嗤一笑,撇着嘴看着莫良辰,恼怒的吼道:“怎么?你心虚了?你害怕了?你自己做的事情,你都忘记了?”

    “你在胡说什么?当年朕是奉了文帝的命令去当的督军,但是讨伐萧山王的可是九皇子凌墨萧……将萧山王千刀万剐的人也是他,不是朕……”

    “胡说,你简直就是胡说,怎么?莫良辰,你也有怕的时候,你也有不敢承认的时候?”

    看着欢喜情绪激动,莫良辰再次向前一步,冷冰冰的说道:“朕做的事情从来不会推诿,但那件事确实与我无关!”

    “呵,你说得好听,若不是秦羽蜜那个贱人煽风点火,萧山王又怎会落入九皇子凌墨萧的手中?这一切都是你们夫妻设下的诡计,你们才是罪魁祸首!”

    “说来说去你都不肯相信,朕只想问你一句话,萧山王与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欢喜此时的眼神之中有了一丝迷恋,而后轻声说道:“他说过,他最爱的人是我,只要等我足够强大了,他就会跟我在一起的……”

    听着欢喜的话语,众人一阵黑线,凌墨风脸颊抽动了几下,看着欢喜那张至今仍充满了幻想的畸形迷幻的脸颊,低声说道:“你是……萧山王豢养的娈童?”

    “闭嘴,我不是娈童,我是他的爱人,他说过他最爱的就是我!”

    这下一群人都愣在那里,这什么结果?怎么会蹦出这么一个人来?那萧山王当年做出来的荒唐事情,只怕到了如今也实在是令人羞于开口,可这位……

    凌墨风此时悄悄的看了一眼莫良辰,却见他似乎若有所思,而后冷声说道:“欢喜,这么多年,是谁在背后帮你的?”

    “背后?呵呵呵,皇上,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欢喜,你以为朕是傻子吗?你区区一个萧山王府邸的娈童,竟会有自己的势力,自己的队伍,你以为朕是这么好糊弄的吗?”

    “哧,莫良辰,事到如今你还敢在我面前叫嚣?我告诉你,等一会儿我不只要杀了你,我还要将秦羽蜜那个贱人千刀万剐了,到时候,我替他报了仇,这靖国……也是我的了!”

    听着他的话语,莫良辰变了脸色,眼神凛冽的吼道:“你敢?你若是胆敢擅自动蜜儿一下,朕就让你生不如死!”

    “呵呵,朕?莫良辰,你还真是倒是都要做你的皇帝梦,我告诉你,

    如今靖国虎符在我手上,再加上我的人已经在外面,只要我一声令下,在皇宫外面发一把火,到时候,定然叫你们尸骨无存!”

    说完这句话,欢喜一步步朝着殿外倒退,手指上摩挲着那只虎符,脸上全是惊喜的神情,可他只看到眼前,却全然没有看到地上……

    身子不停的倒退着,可脚下忽然一个踉跄,下一刻,手中的虎符已经飞了出去……

    欢喜脸色大变,想要上前去抓住那早已脱手的虎符,可伸手却窜出一条黑影,此刻一把掐住他的颈项,而后抬起手中的钢刀……

    嗤的一声,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欢喜被人从身后扎了个透心凉……

    身子摇晃不止的转身,盯着那持刀之人,颤巍巍的伸出手指:“你,你……”

    “哼,一个自不量力的娈童,还妄想当皇帝?简直就是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眼见着欢喜倒在地上,浑身不停的抽搐,伸手过去,似乎还想要抓住那虎符。

    一双脚站在他面前,嗤嗤的俯身笑看着他,而后用脚尖踢踢他的脸颊,说道:“欢喜公公,你以为本官是听从你的命令?你还真是痴人说梦!”

    欢喜抬头,再次呕出一团鲜血,捂着胸口的大窟窿,伸手结结巴巴断断续续的叫道:“虎符,给,给我……”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